邯郸新闻
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频道 >

民族英雄吉鸿昌

时间:2019-12-16 15:56:12

民族英雄吉鸿昌

民族英雄吉鸿昌

发布时间:2014-09-30 已有: 人阅读

吉鸿昌在归绥蜈蚣坝题写的“化险为夷”。

他出身贫苦从小崇尚英雄,参军后骁勇善战屡立战功,后始终没有改变“当兵救国,为民”的初衷;他在绥远驻任期间,办了许多利民的好事至今为人称诵。他组建察绥抗日同盟军,率先对日宣战,创“九·一八”事变以来,中队首次从日军手中收复失地的,鼓舞了全国的抗日军民,带来了驱寇救国的希望。人们永远铭记这位抗日爱国名将——

少年时好打抱不平常受乡邻称道,不满18岁开始戎马生涯

吉鸿昌1895年出生于河南省扶沟县吕潭镇一个贫苦农民家庭,6岁时丧母。由于家庭贫穷,他只能在劳动之余,到乡塾里旁听先生讲课,认了不少字,也能读一些书。在夏季里,他常在院中的葫芦架下,向儿童们和街坊邻居讲述岳飞、文天祥、戚继光等民族英雄的故事,经常是言词、情绪激动。

为了维持家庭生计,吉鸿昌很小就参加了劳动,年纪稍大时,帮助父亲捉蝎子、做药膏,替穷苦乡亲治病。他从不向的人,看到地主对穷人孩子寻衅,就挺身而出,打抱不平。他身上所特有的这种“人穷志不穷”、“人少志不小”的气质,幼年时代就常常受到乡邻的称道。

1909年春,家里生活已难支撑,吉鸿昌便离家到扶沟县城松盛楼首饰店做银匠学徒。那里劳动条件恶劣,他双手因受腐蚀而鲜血直流。后因兵荒马乱,店铺倒闭他才回了家。1911年,吉鸿昌又到离家一百多里的周口镇增盛合杂货行当学徒。他在这里苦熬了两年,受尽老板的,又看到社会的,使他更加同情劳苦人民。一天,他向父亲表达了要当兵的愿望。父亲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因为儿子曾多次表示过:“大丈夫要不惜五尺血肉之躯,报效国家!”。1913年8月,吉鸿昌带着父亲从箱底拿出的一块银元离开了家乡,步行到郾城,准备投军。这时,冯玉祥正在郾城一带招兵。他挑选新兵比较严格,招募人员总要摸摸新兵手掌上有无老茧子,是否劳动阶层、品行端正。由于吉鸿昌身材魁梧,英姿威严,谈吐厚诚,手掌上又有厚茧子,很快被招募人员选中了。那时,他还不满18岁。

冯玉祥称其“吉大胆”,用积蓄在家乡办学,发动驻地军民修

1915年8月,冯玉祥的部队在四川南充驻防。一天,冯玉祥带着一些战士在嘉陵江边洗澡,有几个战士被水冲到深处,他们不会游泳,情况危急。当冯玉祥着急地问谁会游泳,快去抢救时,吉鸿昌一面答着:“我会水!”随即跳到江中。其实他根本不会游泳,很快也淹在水中,后被别人救了起来。冯玉祥认为他这种舍己救人的十分可嘉,夸他说:“你真是个吉大胆!”从此“吉大胆”的绰号便在军队中流传开了。

吉鸿昌因吃苦耐劳、智勇正直得到冯玉祥赏识,他很快就被提升为连连长,不久又被提升为营长。1921年,吉鸿昌回乡探亲时,拿出全部积蓄,利用一所破庙作校舍,创办了“吕北初级小学”。他立下:凡是贫家子弟,一律免费上学。学校规模一度壮大,曾被誉为“豫东第一”。

1924年,冯玉祥的西北军移防绥远特别区,李鸣钟任绥远特别区都统。1925年元月,在西北军补充第四旅二团三营任营长的吉鸿昌,被调往绥远都统署任副官处处长。来到绥远后,吉鸿昌一面对新兵进行救国思想教育,一面加紧军事训练,还经常在紧张的练兵中挤出时间,率领全营官兵到营房附近的什拉门更、攸攸板、刀刀板等村帮助农民干活儿。他对官兵们说:“我们来自老百姓,我们穿的军衣,吃的军粮都是来自老百姓。我们的枪都是用买的,我们帮助农民劳动是天经地义的事。”在劳动中,官兵们都很卖力气,除了喝点农民送来的白开水外,不收任何报酬。农民们赞扬说:“西北军这样帮助老百姓春耕秋收,真是少见,他们是一支真正爱护百姓的军队。”

当年,归化城“马不平,无风三尺土,有雨泥满城”,特别是主要街道高低不平,尘土飞扬,遇有降雨泥泞满街,军民行走很不方便。看到这种市容后,吉鸿昌就在办公桌对面挂的黑板上写下:“马不平,灰尘飞扬,亟待整修,刻不容缓。”1925年5月间,经李鸣钟都统批准,吉鸿昌发动驻防和市民,对火车站至新城、新城至旧城、火车站至旧城的3条主要道进行了整修,以沙石和炉灰渣铺,压轧得平平整整,并在道两旁种植杨柳,使市容焕然一新。

带领官兵筑除险,不忘“当兵救国,为民”初衷

1925年10月,吉鸿昌升任绥远省督统署直辖骑兵团团长兼警务处处长,不久又被任命为第36旅旅长。

归绥城17余公里的蜈蚣坝是归绥城通往武川县、达尔罕旗、茂明安旗(达茂二旗后合并为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四子王旗的交通要道,当时绥北各旗县盛产小麦、牲畜、皮毛等物资,要经此运到归化城转销国内外。同时绥北各旗县蒙汉人民生活上所需要的工业产品亦经此运往。但这段公坡陡窄,蜿蜒崎岖,特别是在降雪降雨季节,经常有车辆翻滑,人们经过这样的险隘时非常担心。吉鸿昌每接到蜈蚣坝交通肇事的报告后,总常不安地说:“我们必须想办法铲除这条吃人的害虫——‘蜈蚣’!”为此,他呈请都统李鸣钟批准,以兵工修筑蜈蚣坝公。

1926年春,吉鸿昌亲自带领所辖骑兵团和营,开赴坝口子、乌素图村一带安营扎寨。开工之时,吉鸿昌在大青山下集合队伍作动员讲话:“我们军队穿着老百姓的军衣,吃着老百姓的粮食,我们为老百姓修,以解除他们行的危难,你们说,应该不应该?”官兵们一致高声回答:“应该!”他讲了很多军队应该为老百姓修的道理。他如同在战场上作战一样,手拿铁锹率先在工地上大干起来。在吉鸿昌的带领下,广大官兵干劲十足,工地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在当地居民的支持下,打石放炮,用了几个月时间修成一条大。

工程竣工后,吉鸿昌亲手书写了“化险为夷”4个大字,遂刻于坝顶公右侧以作留念。蜈蚣坝段公修妥后,便利了绥北交通,大大减少了旅客的生命和财产损失,繁荣了绥远物资交流。

位于城南的昭君墓,旧时无人,墓周围略有几棵树木,立着东倒西歪的历代名人石碑,旅游者观后大有寒冢荒墓之感。吉鸿昌1926年5月中旬游览了昭君墓。当时他赞扬说:“昭君真是一位可钦佩的巾帼英雄。”游后立碑对昭君表示,并加史评以抒感怀。其碑文曰:“懦夫愧色。”

十几年里,吉鸿昌虽不断,却丝毫没有改变“当兵救国,为民”的初衷,时刻铭记着父亲“作官即不许发财”的,平时省吃俭用,兴办公益事业。他严于律己,也约束部队不许扰民。

率师北伐被誉为“铁军”,深怀忧民救国之志,秘密加入

1926年9月,冯玉祥在五原誓师,响应北伐,吉鸿昌率部参加了西安之战。1927年4月,吉鸿昌所部扩编为第19师,他升任师长,归属冯部国民军第二集团军所辖。国民军沿陇海东征,吉鸿昌率部攻克洛阳、巩县,又强渡黄河,占领豫北重镇新乡,奉军被打得抱头鼠窜。吉鸿昌所部被人们誉为“铁军”。

1928年,吉鸿昌被任命为第30师师长,调防甘肃天水。1929年7月,吉鸿昌进兵,任省兼第10军军长。他整饬了军队和吏治,致力于汉回两个民族的团结,提出了“开发大西北”的口号,决心为民兴利除弊。

1930年4月,蒋、冯、阎中原大战爆发。吉鸿昌率部从出潼关,参加讨蒋大战。9月,冯玉祥的西北军战败。吉鸿昌为了保存实力,接受蒋介石改编,就任第22军总指挥兼第30师师长,不久被蒋派往光山、商城一带进攻鄂豫皖苏区。

吉鸿昌对进攻苏区十分反感。他“托病”到上海与党组织取得了联系,随后又化装到鄂豫皖苏区进行了考察,思想上受到很大触动,随后曾在潢川组织部队起义参加工农红军未果。蒋介石发现吉鸿昌有“谋反”之意,便解除了他的军职,他出国“考察”。

在国外,吉鸿昌通过利用记者的采访,以事实揭露了日本侵略中国的种种,并英国日本侵略中国和蒋介石对日的丑恶。在时,吉鸿昌曾多次要求到苏联进行访问,遭到蒋介石的,不予签证。

1932年,上海“一·二八”事变爆发后,吉鸿昌闻讯立即回国寓居天津,秘密与华北局联系。不久,他整理出版了《环球视察记》,借以抒发他忧国报国的热情。同年4月,吉鸿昌在北平光荣地加入了中国,由一个爱国的旧军人转变为坚定的主义战士,从此踏上了新的征程。在党的号召下,他积极策动冯玉祥、方振武等高级军官筹组抗日武装,准备收复失地。在他的努力下,1933年3月,在成立了察绥抗日同盟军,初期的武装力量有6万多人。

组建察绥同盟军率先抗日,浴血奋战收复失地

抗日同盟军成立后,吉鸿昌任同盟军第二军军长兼北前敌总指挥。1933年6月20日,他率领同盟军从察哈尔东部出击。经过20多天的浴血苦战,收复了康保、宝昌、沽源、多伦等地(现分别在、境内),把日伪军全部出察哈尔省境。在攻克多伦的战斗中,吉鸿昌身先士卒,冒着日寇敌机的轰炸扫射,率领敢队第一批攀登入城,用大刀和敌人肉搏,表现出了无所的英雄气概。

察绥抗日同盟军的胜利,鼓舞了全中国人民的爱国热情,工人、农民和人士纷纷捐钱捐棉衣捐食品,支持同盟军抗日。上海抗日联合会、北平抗日联合会、华北青年抗日同盟会,以及江苏、浙江、广东、福建、湖南、湖北、天津等地的抗日救国团体,都纷纷发出通电表示慰问和支援。抗日同盟军的胜利和全中国人民抗日热情的高涨,使日本侵略者大为恐慌,他们便加紧对压力,要它同盟军抗日。迫于日本的压力,又害怕在抗日反侵略的热潮中扩大影响,决定对察绥抗日同盟军采取行动。先是,要求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解散抗日同盟军,到中去做官。遭到后,就对抗日同盟军采取了武装进攻的手段。

7月上旬,正当抗日同盟军克复多伦后,准备进一步行动时,的嫡系军队16个师开进了察哈尔,分3向进逼。他们切断了一切交通要道,对进行全面,给抗日同盟军造成了极大的困难。日本侵略军见已经对抗日同盟军采取行动,便从热河向察哈尔东部进行反扑,使察绥抗日同盟军处在腹背受敌的困境中。8月7日,冯玉祥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宣布离职下野,抗日同盟军的一部分队伍被的第29军收编。吉鸿昌、方振武顶住压力,收编,并且公开发表外抗日寇、内除的声明,宣布继续进行神圣的抗日战争。

8月26日,吉鸿昌率领3000多人试图去商都同抗日同盟军高树勋会合,建立苏区。但遭到军队围追堵截,苏区因而无法建立。吉鸿昌无奈之下找到了方振武,准备一同进攻由国民军驻守的北平城。

9月间,吉鸿昌率领察绥抗日同盟军向滦河以东地区进击。竟然和日寇秘密商定,共同围剿同盟军。日寇在北面,军在东、南、西三面,对同盟军进行包围。日寇还出动了许多飞机,对同盟军阵地进行轮番轰炸。吉鸿昌战至10月,但终因众寡悬殊,孤立无援,弹尽粮绝而失败。

组建“反大同盟”,就义前写下“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

为了保存抗日实力,吉鸿昌与方振武到第32军驻地同商震谈判。不料,蒋介石却电令商震把吉鸿昌和方振武北平审问。

1933年10月16日黄昏,汽车载着吉鸿昌、方振武从牛栏山向北平开去。为防不测,两人都换上便服。方振武坐第一辆车,吉鸿昌则坐在第二辆车上。汽车开到顺义马家营西边,几个军人持枪冲到跟前喝问:“方振武在哪里?”方振武灵机一动,指着后面说:“在后边。”那些军人就奔后边那辆车去了。方振武乘机跳下车,混进人群,趁天黑沿潮白河潜往天津。

在汽车上,吉鸿昌向他的士兵宣讲抗日救国道理。那些士兵得知他就是战功卓著、威震敌胆的吉鸿昌将军,十分敬仰。当汽车离开孙河五六里地之后,士兵闭目装睡,故意给吉鸿昌留个逃走的机会。趁这工夫,吉鸿昌和随从牛建忠跳车逃跑,也潜往天津。

察绥抗日同盟军解体后,吉鸿昌转入地下,在北平、天津等地继续从事抗日活动。1934年5月,吉鸿昌回到天津,组织成立了“中国人民反大同盟”,他被推为主任委员,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在他家三楼一角,设立了一个秘密印刷所,出版了机关刊物《民族战旗》报。他的住宅也成了党组织的地下联络站,因而被同志称为“红楼”。

6月,吉鸿昌、南汉宸秘密与西安杨虎城将军取得联系,并得到杨虎城的援助。吉鸿昌积极筹资购买武器,进行武装抗日反蒋的准备工作。他还亲自约原西北军中具有反蒋思想的苏雨生、邢肇棠、雷中田等人来天津,由天津地下党组织集中进行开展秘密武装斗争的训练,然后派往西北、豫南、豫西、安徽等地,组织抗日武装自卫军,作为红色火种。

1934年11月9日晚,吉鸿昌在法租界秘密开会时遭军统暗受,被法国工部局。11月23日,北平军分会举行了一场所谓的“军审”。吉鸿昌在法庭上义正词严地说:“我是中国,由于党的教育,我摆脱了旧军阀的生活,而转到为工农劳苦大众的阵营里来,为我们党的主义,为全人类解放事业而奋斗,这正是我的光荣……”

之后,他被引渡到北平陆军。蒋介石对抗日的吉鸿昌,下达了“立时”的命令。11月24日,面对“立时”的命令,吉鸿昌镇定安详地向敌人要来纸和笔,挥笔疾书,写了自己坎坷曲折而终于道的一生,历述蒋介石祸国殃民的种种。在给夫人胡鸿霞的遗嘱中写道:“夫今矣,是为时代而……”然后披上斗篷,地刑场。他用树枝作笔,以大地为纸,写下了正气的就义诗:“恨不抗日,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他时年仅39岁。武汉哪家癫痫医院好呢武汉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哪里好河南癫痫医院哪家专科哈尔滨癫痫病人吃什么最好

------分隔线----------------------------